当前位置:石泉在线 > 依法战“疫”:复工复产 司法为企业解难题

依法战“疫”:复工复产 司法为企业解难题

  (抗击新冠肺炎)依法战“疫”:复工复产 司法为企业解难题

  (抗击新冠肺炎)依法战“疫”:复工复产 司法为企业解难题

  中新社北京3月2日电 题:依法战“疫”:复工复产 司法为企业解难题

  中新社记者 张素

  各地企业陆续复工复产,却也面临着履约合同、资金周转等难题。连日来,司法机构或送出“法律礼包”,或通过审判加以引导,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履约合同:准确适用“不可抗力”

  合同作为经济活动最主要的形式之一,其订立、履行、解除、中止、纠纷解决等环节无不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有明确表态: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当事人来说,“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湖北、浙江等地法院相继发布意见,对因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合同违约等问题作出详细规定。中国司法部也出台意见,要求“做好不可抗力事项的公证证明和证据保全”。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韩强撰文称,将新冠肺炎疫情认定为不可抗力在总体上是妥当的,但对于不同类型合同是否均能适用合同法不可抗力条款仍需具体分析,同时要结合情势变更条款以及合同法定解除的相关条款。

  “相关法律规定中的不可抗力条款、情势变更条款的适用正是目前司法实践中的难点。”北京政法职业学院副教授刘爱君建议,合同双方当事人需要及时沟通协商,遇到履约困难的一方或双方均应努力避免损失扩大,或有义务避免出现违约责任而给对方造成新的损失。

  需指出的是,履约难对于外贸企业影响日渐凸显。法律专家提醒,放眼未来,应加快完善行业风险防范和应对的体制机制,还应提升国际商事法庭、仲裁机构的公信力,建设国际争议解决中心。

  资金周转:执行措施“宽严相济”

  湖南常德一家建材企业出现资金周转困难,当地法院根据该公司前不久申请强制执行一起合同纠纷案,多方协调,促成被执行人先期支付500万元(人民币,下同)货款,确保公司顺利复工。另据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统计,2月1日至27日,全省法院执结各类案件5933件,执行到位金额38.99亿元。

  浙江宁波一家建筑企业也面临资金压力。这家企业曾于2019年10月申诉,请求当地检察院介入监督一起民事执行案件,当时法院采纳检方建议,按比例保留了涉嫌虚假诉讼的执行款份额。疫情期间,经检察院与相关部门沟通,准许将110余万元的执行款先予支付工人工资和社保金,让企业有了喘息之机。

  “对于申请执行人是困难企业的,要加大执行的力度,保障资金及时到位,帮助企业复工复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述元强调,在依法保障申请执行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选择采用对企业生产影响最小的执行措施,“需要依法查封、扣押、冻结的,一般应当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和往来账户”。

  山东鸢都英合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明芹认为,企业复工复产后应当缩减开支、降低运行成本和费用,如果经营发生困难,要及时申请、充分利用各地各项优惠政策。北京松梅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松梅也从控制与减少支出、应收账款管理与企业长远发展之道,为中小微企业依法走出资金困境支招。

  回应关切:给企业吃下“定心丸”

  近日,中央政法委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制定了《关于政法机关依法保障疫情防控期间复工复产的意见》,提出12项工作举措和具体要求,从司法的角度给企业吃下“定心丸”。

  “浙江民营经济贡献了全省60%以上的税收、90%以上的就业岗位。”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贾宇带队走进全国民营百强企业富通集团。富通集团董事局主席王建沂同时是浙江省工商联主席,他对检方从保障企业及企业家合法权益的角度抓好涉企案件办理提出了意见建议。

  “对于处于审判阶段的企业经营者,我们慎用有关羁押性的强制措施。”张述元日前出席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时说。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国庆在这场发布会上也说,对于处于侦查、起诉和审判阶段的在押企业经营者,要及时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没有继续羁押必要的,要及时变更或建议变更刑事强制措施”。

  连日来,不少执业律师成立“复工复产法律服务团”帮助企业应对疫情。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还联合50多个国家的律师事务所和专业法律服务机构,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境外贸易投资合同履行困难、违约风险增大等问题,编写发布法律指引。(完) 【编辑:于晓】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