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石泉在线 > “当连队主官真的锻炼人!”

“当连队主官真的锻炼人!”

  “当连队主官真的锻炼人!”

  “当连队主官真的锻炼人!”

  党日活动中的张笑寒。文心摄

  自从《指导员之家》开栏以来,我们先后4次刊发某信息通信旅三连指导员张笑寒的7篇“任职周记”。她的周记真实地记录了一位指导员在上任之初的心理变化,以及一步步融入连队官兵的全过程,受到了很多指导员特别是新任指导员的关注。不久前,我们走进某信息通信旅三连,与她面对面交流,希望能给广大指导员更多启发。

  问:请先介绍一下你的基本情况和参军经过。

  答:我叫张笑寒,河南郑州人,1994年1月出生,2016年9月入伍,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军事新闻传播系硕士研究生,现任某信息通信旅三连政治指导员。

  我在地方大学读大三时获得保研资格,当时父母希望我在志愿里填一所军校,结果被军校优先录取。有段时间因为没想明白成为军人的意义,非常迷茫。父母让我自己做决定,但选择权真的交到我手里时,我想如果穿了军装,却不去了解真实的部队情况,这样的选择有什么意义呢。所以,军校毕业后,我选择到基层一线去。

  问:刚下连时,你是怎样度过适应期的?

  答:我的第一任职命令是助理工程师,负责通信保障。专业不对口和各种限制,让我对自身价值产生怀疑。旅里改革调整,新成立了一些连队,旅里让每个人填写自荐表,我第一个报名指导员。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报宣传干事,可我觉得如果对基层不了解,宣传干事也干不好。负责指导员工作之后,获得感油然而生。当连队主官真的太好了!

  问:宣读任命那天的情景还记得吗?

  答:那是今年7月7日下午,连队主官站在第一排,身后就是全连官兵,我站得笔直,不敢左顾右盼。偶尔扭下头,也只敢用余光瞄一眼连里的官兵,发现他们也在用余光看我。唱国歌的时候,我声音发颤,手心出汗,其实我心理素质不错,但终于有一片小天地为我打开时,这种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这也是我和连长头回见面,回去的路上,我说自从得知要任指导员,连续几天都紧张得反胃。他更夸张,说自己失眠好几天了。我们都怕带不好这支队伍。当天我们一起加班到凌晨2点,把第二天支委选举的各要素都捋清备齐了。

  问:到连队第一个认识的人是谁?

  答:全连几十号人,我最先认识的是通讯员吴清峰,一开始还想说和“苏打绿”乐队里主唱的名字一样,后来问清楚发现字不一样,我们清峰的名字更有诗意。记清战士的名字非常重要,绝不能念错写错,这是对战士最起码的尊重。

  说来有点惭愧,我花了两周时间才把全连的官兵认全。因为有两个男兵长得很像,总是会叫错,后来我和连长还比,“哎,走过来这个战士叫什么名字”(笑)。现在觉得他们每个人都长得各有特点,完全不像了。

  问:第一次晚点名是什么时候?

  答:7月7日晚上,做自我介绍前我还写了几条,上去说的时候就乱了,像个小女孩。好在我的战士们都很善良,没有鄙夷或者笑话我。其实很多时候,战士对我们比我们对战士要包容得多。

  问:刚刚你说“当连队主官真的太好了”,好在哪呢?

  答:好在你很小的一个决定能带给别人很大的快乐和便利。举两件最近的小事吧。

  一个是国庆长假期间,营里让各连组织茶话会,只给了300块钱的经费,当时我就说这个经费很珍贵,钱要花在刀刃上,各班最急需什么东西,报上来咱去买。几个班长跟班里的成员讨论之后,我们用300块买了4袋洗衣液、6盒蟑螂小屋。买回来之后,仅仅两天,困扰大家三个月的蟑螂问题烟消云散。作为连队主官,一个小小的决定就能对大家的生活有一个很大的改善。

  还有一个是在9月30日,那天新兵的津贴刚发,我让班长带着他们去外面大超市买东西。班长说在营区服务社就能买,我解释说,对于新兵来说,意义不在买东西本身,而是外出的那个感觉。回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拎着大包小包,有说有笑,嘴角还有没擦净的油。我问食堂伙食这么好,去外面吃什么好吃的了这么高兴?他们说就吃了一碗米线,可感觉特别好吃!

  如果我不提这个建议,也没有人会来提要求,连里的战士都很老实。可这个决定带给他们的快乐,却是超乎想象的。前一阵儿有学弟学妹面临毕业分配,问我的建议,我就强烈建议他们到基层去,官方表达是“蹲苗”,我以自己现身说法就是基层工作很实在,带来的快乐和痛苦也很实在,全都是实打实的东西和感受。

  问:你对连队建设有什么想法?

  答:我起初的想法是建设幸福连队。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连队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一直受到各级领导的表扬。但是后来我意识到,虽然一直说“把连队建得像家一样”,但连队毕竟是要打仗的。建设有战斗力的连队才是硬道理。对我们通信兵来说,保障网络畅通,会议不出差错,这就是我们的职责。如果完不成任务,连队再幸福又有什么意义呢?到现在为止,假如设定一位优秀的政治指导员满分是10分,我只能给自己打5分,离及格还差一步。

  问:下一步要去做的一项重点工作是什么?

  答:连队缺一个可以贯穿始终的目标和思路。队伍打基础,必须有传承。作为首任主官,我们还没想好到底要给后来人留下些什么。当指导员之前,我认为传承就是要有辉煌的历史,但我们是一个新组建连队,传承首先要创造。给连队设定什么样的图谱,塑造什么样的气质,这个问题我们还在摸索之中。

  问:为什么想写“任职周记”呢?

  答:是这样的,一开始,当指导员有非常多的感触,每天都不一样,只是单纯想记录下来。后来周记变成了反思和总结的载体,一些管理和处事方面的经验记录下来更便于提高。现在周记里,我也记一些具体的事,一些高光时刻,一些官兵成长的脉动,可以想见将来这些文字都是我一生受用的温情回忆。

  问:官兵们怎么看你写的周记?

  答:说实话,刚开始写任职周记,纯粹是写给自己的,没想过要公开发表。但自从在《解放军报》刊发之后,我发现连队的官兵都喜欢看。我觉得他们的喜欢,不在于我写得多好,而在于他们认为,我这个指导员很努力,对连队对他们很用心,这比什么都重要。

  举个例子,我在周记里写过一名上士女班长,她看完周记后对我撒娇地说:“指导员,我看到你写我了,这下全国人民都知道我哭了。”我回答:“全世界也都知道你重情重义了呀!”说完,我俩哈哈笑了,她要我继续写下去,说她还要看。现在觉得,这个周记就不是写给自己的了,往大里说,姑且算是以个人的视角、特殊的形式为战士立言、为连队立传吧。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终有一天我们所有人都会离开这个连队,但是它的过往会深深烙印在我们每一个人心里。

       张 良

【编辑:田博群】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